1. <label id="r6kzc3"></label>


                小喜图-父亲

                文章来源:爱去小说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20年02月24日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                小喜图

                小喜图

                秋雨

                那个秋天,在小喜图记忆里,秋的代名词就是凉爽。秋天秋高气爽地,很是怡人。只是那天放学,下了场秋雨,原本凉爽怡人的秋天,便冷了起来。我站在课室,透过玻璃窗看见,外面还在下雨。课室里的时钟,分针已经绕了个好看的半圆出来,可爸爸还是没来。啊,看见了,操场上的是爸爸,爸爸来带我回家了。爸爸的身影即使在四楼我也能看清。我立即奔到一楼,与爸爸共撑一把伞,一同归家。在路上,爸爸用伞为我撑起一片天地,就像平日里为我营造一个遮风挡雨的家一样。一样温暖。即使在这个凉爽的秋。

                那个初春,记忆里是鸟语花香的。当父亲将崭新的小单车带进家门时,第一个手舞足蹈的是我,“爸爸,教我。”当时的我还是稚气未退。爸爸用那双温暖厚实的大手轻抚着我的头发,随即爽朗道:“好啊!”还记得在那以后,花园里便多了我和爸爸一大一小的身影。

                那个夏天,还记得是爸爸带上笑得花枝乱颤的我,步行到学校。“爸爸,我们去哪啊?”仰着头,看着爸爸。“学校。”很简练的回答。然后就在爸爸的带领下,我屁颠屁颠的踏上了一条不归路。然后呢,我认识了很多一种叫同学的朋友,收获了一种名为珍贵的友谊。再然后,我便知道了,无论春夏秋冬,风雨不改的是我要上学;雷打不动的是我那颗要上学的心。最后,我那难忘的六年就这样有计划地渡过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冬日

                小时候,是爸爸陪伴在我的身边,长大了,我要陪伴在爸爸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  原来,她竟是如此深奥。人烟稀薄,还是那故人,擦肩而过,同时转身对望。

                悄然相遇也是一场场刺激的游戏,闻声看她,径直走过去,抬起脚慢慢地向他的脚踏去,待她明白,险些踩到她。她本能地跳跃,向后躲闪,我这次直接跺去,她急中生智,说了声:“你是哪个班的?”我慢吞吞地说:“十九。”她飞身躲进班里,木门被撞击,不情愿着,发出巨大声响表示抗议。我听见了关切的声音,随后是连绵的脚步声,我感慨,这人人缘真好,真是深得民心。不料,脚步声越来越近,我不得不躲在墙后。只是,她不知道,我是故意给她时间,让她逃窜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初见她,恍如隔世。考场中,她在我的旁侧,我细琢她肤如凝脂,笑靥如花。这是中国古典美的鹅蛋脸,两弯柳叶眉镶嵌在漆黑如夜的眼眸之上,眼睛大得出奇,颇有卡通动画的意味,唇似含朱砂,面若中秋之月,鼻子小巧而高傲地挺立着。转盼多情,语言常笑。天然一段风骚,全在眉梢,平生万种情思,堆积眼角。娴静时沉鱼落雁,行动处闭月羞花。我惊诧着,不是如花似玉的容貌。而是,这个妹妹小喜图似曾相识。




                (责任编辑:大新雪)

                专题推荐

                • 200万奔驰新跑车油门失灵 厂家找不到根本原因
                • 蛋糕店猫腻:英寸说成寸 8寸蛋糕实际只有6.6寸

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zz63 FROM 自制63